行走西藏,38岁的“列兵”用双脚丈量边防巡逻路军事

2018-10-10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行走西藏,38岁的“列兵”用双脚丈量边防巡逻路

庄稼要想收成好,离不开墩苗;年轻干部的成长,离不开基层沃土。只有经历过基层锻炼,年轻干部才能在摔打历练中长本事,在丰富经历、积蓄能量中逐渐成熟。

一位作家说,在基层沉淀的厚度,将决定一个人未来发展的高度。一位指挥员说:“在基层淌的汗水、流的泪水,都是促人成长的肥水。”

年初以来,来自陆军14所院校和科研机构的748名军官走出校园,分赴500个荣誉连队见习锻炼。他们中有不少人下到边防一线连队,参加巡逻执勤。

本文的主人公,就是一位自愿赴西藏高原边防当兵锻炼的代职干部。一条巡逻路,一生边防情,雪山巡逻的经历让他真切感悟:人之所以感到幸福,不是因为生活得多么舒服,而是因为生活得有希望。

一条巡逻路,一生边防情,作为一名38岁的“列兵”——

我用双脚丈量巡逻路

■尹威华

盛夏,高原腹地,晨光熹微。

西藏军区某边防团一连驻地,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招展,蜿蜒的河水奔涌而去,墨绿色林海雨雾缭绕,与远处的雪山遥相呼应。

一幅美丽的画卷在眼前呈现。此刻,我却无暇欣赏这美景,因为我和战友们已整装待发,目标:扎日雪山。

行走西藏,38岁的“列兵”用双脚丈量边防巡逻路

官兵巡逻到点到位,拍照留存资料。

(一)

此次巡逻的目的地,是位于扎日雪山深处的一条边境通道。这一路,海拔落差大,丛林密布,异常艰险。对于守防不久的新战士来说,参与这次巡逻任务是一种挑战。

点名时,第一次执行巡逻任务的列兵王明张,双手紧握钢枪,脸上写满兴奋,答“到”的嗓音高亢而略带颤抖。

同样怀着忐忑而激动心情的,还有站在队尾的我。

徒步前往扎日雪山边防巡逻,除了道路艰险,可能还会遇到其他意想不到的险情。

对于连队老兵而言,这段巡逻路也许都不足以称之为“难”。但对于已经38岁、来边防锻炼仅2个多月,且不熟悉边防情况的我来说,执行这次任务绝对是一次考验。

几周前,我就开始加大训练强度,并向连队老兵了解路上情况和巡逻注意事项。做了充分准备后,我向连长旦增旺久提出要参与扎日雪山巡逻。

旦增连长面庞黝黑,不苟言笑。常年戍守边防,让这位藏家汉子看上去沉稳而干练。

“连长,让我去吧!”看我一脸焦急,旦增连长点头同意。

行走西藏,38岁的“列兵”用双脚丈量边防巡逻路

巡逻官兵踏碎石、踩枯木,谨慎前行。

(二)

出发!

一路上悬崖千仞,山路崎岖,河中巨石枯木横卧,湍急河水倾泻而下。

行进在河边小道上,四级军士长段棋宏带领“尖刀组”前出侦察。

“注意落石和枯木!”每过一处危险路段,他都要抬头向山上观望,大声提醒战友们。

刺眼的阳光直射刀削般的悬崖,光滑的岩体反射着金属般的光泽。

这条巡逻路,段棋宏已走过近百次,对每一处路段可能遇到的险情都“心中有数”。即使如此,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那年,段棋宏和战友们在巡逻途中遭遇暴雨天气。山上不时有石头滚落,一棵棵树被砸中,发出刺耳的断裂声。

有了那次惊险的巡逻经历,段棋宏走在这条路上更加警觉。为了确保战友们的安全,每次巡逻他都在队伍最前面负责侦察。

穿过河流,巡逻队快速插入茫茫林海。

由于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原始森林中的参天大树不停往下滴水,地面泥泞不堪。官兵们时而在青苔满布的小径疾行,时而在横卧地面的枯木上跋涉,脚下尽是湿滑碎石……大家深一脚浅一脚,用尽各种姿势保持身体平衡。

风险无处不在。看似结实的枯树一踏即断,走在我前面的列兵石嘉伟一不小心摔了一跤。

“小心……”我刚要伸手去扶,不料脚底打滑,腰部重重撞在石头上。

我和石嘉伟爬起来,互相看看并无大碍,立即检查装具,赶紧追赶队伍。

老兵杨联津一声不吭,抢过我身上的装具,扛在肩上。他弓着腰艰难前行,豆大的汗珠滑落脸颊。

没多久,巡逻队来到一处深谷,大家必须手脚并用攀爬一面悬壁。旦增连长站在谷底,一个一个地护送官兵攀崖。

终于,攀上了悬崖,到了一处平坦地域。休息间隙,下士王鸿给我们讲起一个故事。

那是一年秋季,连日暴雨,这片深谷被上涨的河水淹没。他们砍断树木搭起独木桥,时任连长文中华与6名老兵跳进冰冷的河水中,护送战士快速通过。

轮到王鸿时,他脚下打滑掉进河里……文中华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拽住。

当时,王鸿只有19岁,经历了生死一劫的他,记住了文中华连长告诉他的话:“军人字典里没有服输两个字,跌倒了再爬起来,擦干眼泪往前冲……战友的命就是我的命!”

行走西藏,38岁的“列兵”用双脚丈量边防巡逻路

鲜艳的五星红旗飘扬在边境线上空。李斌摄

(三)

正午,气温骤升,迷彩服被汗水浸湿。

我刚想脱帽擦汗。副连长洛松多吉上前制止:“丛林蚊子虽小毒性却大,一咬一大片,奇痒无比,喷防蚊剂都不顶用。”

此时,我仔细一看才发现,山里的山虱、蚂蟥也不少。

半小时后,战友们都“中招”了——脖子、手上被蚊虫叮咬,红包一大片。

老兵告诉我,被山虱叮咬后,必须立即将其扎进皮肤的“触手”挑出来,否则极易发生感染。

对于原始森林的险恶,中士吴文超深有体会。

6年前的一次巡逻,他被草丛中的毒蛇咬伤,情况紧急。战友张禹毫不犹豫地为他吸出毒液。

“我的命是张禹帮我捡回来的。”吴文超说,一起巡逻的战友都是生死兄弟,这份情谊值得一生珍惜!

抵达目的地,官兵们立即对通道进行勘察和清理。洛松多吉带着几名骨干,拿着砍刀在前方开路。

一路跋涉,终于来到目的地。检查完点位,大家展开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合影拍照……

扎日雪山脚下,仰望蓝天,看着身边一个个年轻的战友,我禁不住扪心自问:

从军10余载,是否一直保持“保家卫国”的初心情怀?是否像新兵时一样时刻保持冲锋战斗的姿态?是否因为个人得失而停滞了前进的步伐?

这次扎日雪山巡逻的经历,让我找到了继续奋进的力量。

(李斌、王兆宇参与采写)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