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研发不怕失败 企业家应该静下心来不要浮躁科技

2018-09-02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董明珠:研发不怕失败 企业家应该静下心来不要浮躁

董明珠:研发不怕失败 企业家应该静下心来不要浮躁

原标题:格力电器:从“格力造”到“中国造” 放眼未来掌控核心技术

证券时报记者 岳薇

近日,证券时报“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报道组走进格力电器,证券时报社长兼总编辑何伟对话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董明珠侃侃而谈格力电器近30年的发展历程,对当下格力电器的多元化战略做出诠释,而对于作为股票的格力电器,董明珠也有自己鲜明的投资态度。

造好空调:争取不要售后服务

何伟:说起格力,有一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语:“好空调,格力造”,据说这句广告语背后有着不同寻常的故事,可否为我们讲述一下当时的背景?

董明珠:改革开放初期,很多人下海都奔着财富去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劣质、低价、偷工减料的产品充斥市场,整个市场靠价格竞争来支撑,而不是靠品质来支撑。

在这个过程中,随着发展,大家的思维开始慢慢发生变化。格力最早的时候,没有技术,压缩机是买的,电机也是买的,什么都是买的,实际上就是一个组装产品。过去很多的合资公司,像美芝、三菱重工海尔、上海日立、广州松下,都是如此,依赖于别人的技术。而我当时去日本看到,日本已经全面进入变频时代,中国仍然是依靠别人的技术,做出的产品连能效等级都没有。当时格力和国内同行一样,没有成为一个领导者。

在九十年代初,格力在空调行业的排名很靠后,十名以内都轮不到它,可以说是一个不知名的品牌。那时候虽然苦于没有技术,但是我们从质量控制上做文章,在当时的条件下围绕怎样让消费者满意这个想法去做产品。

那时候市场口碑就是说格力空调好,为什么呢?格力比别人家的空调重15公斤,选择好的材料来保证质量,意味着多几百块钱材料。所以说我们在1996年开始和春兰老大哥在销量上没有高低之分,但是1997年分水岭开始出现。

一个品牌最终能让人们认可,不是因为售后服务好,天天有售后来修空调,而是这个空调消费者用了以后没有出现任何质量问题,这是消费者的诉求。所以在1997年格力提出了“好空调、格力造”,我也提出“不要售后服务是最好的服务”,用这两句话来推动公司内部的品质提升。公司营收也从1994年的4个亿,到2003年成为了营收百亿的企业。但是2003年格力还没有技术,那时候依然是买别人的压缩机。

掌握核心技术:研发不怕失败

何伟:格力走过近三十年,从质量、技术到渠道,不断地在补短板,这其中最根本的问题是掌握核心技术,中兴通讯事件发生后,国人对中国高端制造业的“缺芯”进行了反思,中国高端制造业如何真正拥有核心技术?

董明珠:中兴这个事件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自身的目标,我们希望通过创造来改变这个世界,这是我们企业的出发点。如果我们自己不研发,跟在日本后面走,那我们的空调永远不可能升级,永远不可能颠覆原有的市场格局。

比如格力的光伏空调,光伏空调的产生是因为我在北京开人大会,当时有雾霾,大家觉得商业机会来了,格力可以卖净化器了,又赚钱了。但是即使净化器能解决空气问题,但我们不出门吗?所以得从根本上来解决雾霾问题,现在家家都用空调了,中国30%的发电量被空调消耗掉,如果30%的煤炭不需要了,这节约多少资源?减少多少污染?我就带着这个问题回来,我觉得企业要思考这个问题,我们所有的产品应该不破坏环境、不污染环境、不消耗资源,这就是我们追求的科技发展方向,回来我就跟技术员说,我们能不能做一个不要电的空调?

大家说不要电不可能,我说我讲错了,能不能用一种新的能源来替代?比如说风能、光能、热能。用了两三年时间,光伏是第一个突破的。当时我们开发空调的时候,研究人员最后都没信心了,那么漫长的一天一天熬过去,一天一个电机就是几十万没了,大家都觉得,投入那么多,最后如果出不来结果,怎么交代?我说一个亿没有了,也不会追究你们的责任,即使两个亿投入没有了,也要投。

研发嘛,没有失败怎么可能有成功呢?你不成为领导者,你不成为创造者,你永远就只能是一个跟随者。单纯从经济角度考虑,你可能觉得这样投入不值得,但如果从一个社会价值的角度考虑,是非常值得的。

就像今天在讲芯片问题,我看到网上有个段子,说别人做芯片,那是喊喊而已,所以股价涨了,是炒概念;格力做芯片是要真搞,董明珠还号称要用500亿来做,那500亿就没了,股民不答应。但是我反过来问,股民是今年炒了股票就跑,还是用一辈子都跟着格力的发展,从中得到收益呢?我相信,大部分的股民是希望在格力的发展过程当中受益,所以芯片必须要做。

多元化战略:未来发展三大主业

何伟:格力电器一直以来聚焦空调主业,近年来有一些多元化经营,格力的多元化发展现在处于什么阶段了?

董明珠:未来格力可能会有几个主业,空调是一个主业,再有一个是智能装备和机器人,智能装备方面,必须要解决工业母机的问题,我们现在已经解决了。我们工厂里一边是德国的数控机床,一边就是格力的数控机床,同时在加工叶轮。在机器人方面,以后工厂越来越智能化,是需要有技术支撑的,这个支撑点就是我们要做的。第三个是铸造,铸造是很枯燥的,不赚钱但我要干,因为如果没有这个做基础,一切都实现不了。所以我选择的这几个领域都是挑战自己、吃苦头的事情,都不是马上能够赚大钱的东西。

随着智能时代的发展,以后家庭都智能化了,家电一体化管理,靠什么?怎么保证它正常运行?我觉得储能是必备的,所以当时我为什么要投资银隆,就考虑到未来五年、十年以后,这是必不可少的一个。

何伟:银隆的新能源汽车现在做得如何了?

董明珠:北京的公交车基本都是它(银隆)的,银隆这个项目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主要是企业有一些管理漏洞。银隆的新能源电池技术,最大的亮点就是解决了安全问题。

第二个,它的使用寿命长,一台车装上钛酸锂电池,可以一直用到报废,不用再更换电池,运营成本就降低了。同时它也能给大巴车做服务,是最好的储能选择。以后整个家庭都是靠电来支撑,如果我们不解决储能问题,万一遇到不可预测的一些变故的时候,停电了,家里还能智能吗?所以我们现在要做储备,去研究,而不是说今天做这个赚钱,我就做这个,要不格力早就应该去做房地产、做金融、搞借贷了。

何伟:在格力的多元化方面,你希望在下一个周期里面,各项业务将来的比例是什么样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