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财报电话会议实录:库克称苹果在中国的销售表现十分优异科技

2018-11-10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苹果财报电话会议实录:库克称苹果在中国的销售表现十分优异 库克称iPhone在中国的销售额增长率达到两位数,其他品类的也都表现优异,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公

[摘要]库克称iPhone在中国的销售额增长率达到两位数,其他品类的也都表现优异,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公司的整体表现。

苹果财报电话会议实录:库克称苹果在中国的销售表现十分优异

腾讯科技11月2日讯 据外媒报道,苹果周四发布了2018财年第四财季业绩(编注:即2018年第三自然季度)。财报显示,苹果第四财季净营收为62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525.8亿美元增长20%;净利润为141.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07.1亿美元增长32%。

财报发布之后,苹果召开了分析师电话会议,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和首席财务官卢卡-梅伊斯特里(Luca Maestri)出席了电话会议,介绍了公司第四财季的经营和财务状况,并现场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是电话会议问答部分摘要:

美银美林分析师:苹果在一些新兴市场的业绩有所下滑,可能是受一些外界因素的影响,比如当地的法律约束管制。管理层可否分享一下公司在新兴市场的商业战略?以及对一些公司比如Netflix想要购买Apple store订阅通行证的看法?

库克:我们目前在新兴市场的主要压力来源于土耳其、印度、巴西和俄罗斯,这些地区的货币在近几个季度里有了不同程度的贬值,这也导致了苹果产品定价的相对“升高”。苹果在这些地区的发展态势近期呈现出我们不愿看到的走向。在第四财季。印度的业绩几乎保持不变,这与我们的对这个市场的预期大相径庭,因为我们预计印度在这个季度可以迎来一个迅猛的增长。巴西业务与之前相比某种程度上有了下滑。我想每个新兴市场都有自己不同的故事。

提到中国,我不想把它放到刚才的分类里,因为在上个季度我们在中国的业绩表现十分积极,有了16%的增长。尤其是iPhone的销售额增长率达到两位数,其他品类的也都表现优异,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公司的整体表现。

对于Apple store,这里主要有两类重要利益群体,一个是用户一个是开发者。苹果为用户群体创造了最好最安全的渠道来获取应用程序,为了实现这个我们会经过严格的审核流程,每周要检查数十万的新应用以及已有应用的更新。一旦发现问题,我们就会去及时沟通解决。除此之外,我们还为每位用户创造了安全的支付模式,保证用户在支付应用程序和订阅时个人信息得以保护。对于开发者,我们为他们提供了大量开发工具、程序、软件包等,并成立了一个开发者关系团队。几个月前我们开始进行与开发者之间的市场营销活动。之前卢卡也提到了,这些开发者贡献了将近0.3%的服务营收。在Apple Store目前有上百万的应用程序和4.5万订阅应用,因此可见订阅业务也是一个很可观的业务板块。

美银美林分析师:关于苹果医疗,自从苹果手表推出后,公司就开始大力推行医疗健康业务,管理层怎么看待苹果在这个领域的未来发展?从苹果手表延伸出的医疗健康会成为下一个订阅服务吗?

库克:苹果在医疗健康领域有很大的机会。纵观苹果这几年在该领域的发展轨迹,我们可以看到苹果在不断推出新产品的同时也在推出非商业化的服务内容。我在这里不想过多的探讨未来,因为这样你们就会知道我们正在做什么。但是可以说的是医疗健康行业是我们目前最感兴趣的板块。

Cross Research分析师香农-克罗斯(Shannon Cross):我注意到财报上营收额有大约40亿美元的浮动区间,管理层可否分享一下主要原因?

卢卡:当大家看这个财季的报告时要注意以下几点。首先,新iPhone的发布时间。今年我们的新iPhone是在第四财季开始出售,而去年的iPhoneX则是在第一财季,这一时间上的差别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们财报上收入的数字。第二,在过去的12个月里,其他国家的货币较美元相比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贬值,因此在汇率换算的时候会造成一些影响。在今年第一财季,由于外汇疲软为我们带来了将近20亿美元的损失。第三,六个星期前我们发布了众多新产品,到目前为止收获了大量积极的评论,但是对于市场需求量还并不确定。最后一点,刚才库克也提到了,在一些新兴市场由于受到宏观因素的影响,导致我们业务的表现充满了不确定性。这些是我们营收区间的主要原因。

Cross Research分析师香农-克罗斯(Shannon Cross):我注意到财报上营收额有大约40亿美元的浮动区间,管理层可否分享一下主要原因?

卢卡:当大家看这个财季的报告时要注意以下几点。首先,新iPhone的发布时间。今年我们的新iPhone是在第四财季开始出售,而去年的iPhoneX则是在第一财季,这一时间上的差别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们财报上收入的数字。第二,在过去的12个月里,其他国家的货币较美元相比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贬值,因此在汇率换算的时候会造成一些影响。在今年第一财季,由于外汇疲软为我们带来了将近20亿美元的损失。第三,六个星期前我们发布了众多新产品,到目前为止收获了大量积极的评论,但是对于市场需求量还并不确定。最后一点,刚才库克也提到了,在一些新兴市场由于受到宏观因素的影响,导致我们业务的表现充满了不确定性。这些是我们营收区间的主要原因。

Cross Research分析师香农-克罗斯(Shannon Cross):之前管理层提到会对财报上的数字作出一些定性评论,请问会是怎样的评论?

卢卡:我们今年取得了很多可喜的进步,比如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使用体验,让他们可以更加满意我们的产品与服务。纵观公司近三年的财务表现,就会发现收入、利润和股价的波动其实如季度销量并没有太大关系。正如刚才所提到的,苹果产品的平均定价是在不断上升的,如果就只关注每个季度的销量其实并不能完全反映出公司业务的具体情况。我们在这里无法给出具体的销量数据,当然其他的竞争对手也不会公开具体的季度销量。之后我们会对销量做出一些定性评论,为投资者公布更多相关数据。

库克:补充一点,卢卡刚才说到会站在公司的层面上作出一些评论的补充,但是我们的财务报告数据及展望是并没有改变的。

Piper Jaffray分析师迈克尔-奥尔森(Michael Olson):管理层可否透露一下对 iPhone XS、iPhone XS Max和iPhone XR需求量的预测?

卢卡:iPhone XS和iPhone XS Max目前受到了市场十分积极的响应,iPhone XR在五天前刚刚开始销售,所以我们手里几乎没有相关数据可以进行分析预测。

Piper Jaffray分析师迈克尔-奥尔森(Michael Olson):管理层刚才提到苹果服务业务这个财季贡献了很可观的营收额,并且增长十分迅猛,管理层可否做进一步分析主要的积极带动因素有哪些?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