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2018》:我在抖音有四百万粉丝 但我有一万次想放弃科技

2018-12-27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我们的2018》:我在抖音有四百万粉丝 但我有一万次想放弃

刚刚接触抖音的时候,夏铭的朝食集以竖屏美食短视频见长,差异化明显,流量是这种创新的最佳犒赏。随着MCN的大范围崛起,个人号的空间被一步步挤压。

“心力交瘁,心有余悸。”夏铭这样形容自己事后的心境。尽管最终要回了欠款,但是追讨的精力成本和期间大起大落的情绪波动,如同一个抽水机一样,抽走了她的心力。

过去的半年,夏铭一直摸不准抖音的标准。看着自己的视频点赞和转发量时上时下,她试过各种方式,比如加入好听的人声解说,比如更换菜品内容,甚至想过往农家号上靠拢。

腾讯《潜望》作者 汤圆圆

这个世界会好吗?

站在2018与2019的分界线上,回忆这一年中所经历的跌宕起伏,相信我们当中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即使我们不相信8字头年份的魔咒,但这一年商业世界所发生的变化也足以让我们印象深刻。

在高速增长车轮停下时,并没有人听到刹车的声音。年初中国科技公司股价几乎都攀上高峰,年中时苹果、亚马逊也都超过了万亿美元的市值,但是到了2018年最后的几天这一切都成为了泡影,暴跌只是发生频率的问题。

失去了资金,新技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从年初三点钟区块链微信群层出不穷,发币、上交易所、炒币成为最赚钱的方式,到下半年区块链从公司到投资人和媒体全部灰飞烟灭,中本聪当初会想到技术会让人们这么疯狂吗?

要么上市,要么灭亡。创业公司是资金的另外一块晴雨表,在很难获得下一轮融资的情况下,它们都选择了上市,无论是估值大幅度下跌,还是牺牲一些短期利益,至少需要活下去,才有翻盘的可能。

这一年,我们不停地讨论消费究竟是升级还是降级,五环内外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以及这个国家的未来命运。

最后,《潜望》记录了四个普通人在2018年的故事,他们是在抖音上工作的网红,在印度打拼的中国手机人,拼多多上卖货的中小业主和区块链从业者。

距离圣诞节还有5天的时候,夏铭生成了自己的2018抖音大片。她的抖音号“朝食集”有340万粉丝,过去一年相关作品一共播放了2.49亿次,在61座城市播放。

作为一个短视频“创业狗”,夏铭调侃自己过着007的生活,即早上10点到晚上10点,一周7天。

过去的一段时间,她过上了更贴近007的生活,白天12点之前,晚上12点之后,一周7天。此间,她的情绪身份在白天黑夜间也更为对立,白天在创业队友面前是固执强势,深夜回到家是惭愧躲闪。对她来说,父母是不能触碰的敏感。

用她的话说,创业一年多,心境是一种重复式的螺旋前进:有1万次想放弃,又在1万零1次选择继续坚持。

刚刚接触抖音的时候,夏铭的朝食集以竖屏美食短视频见长,差异化明显,流量是这种创新的最佳犒赏。随着MCN的大范围崛起,个人号的空间被一步步挤压。如今的夏铭,每一种创新的背后都渗透着突围的焦虑。她的2019年目标只有三个字:撑下去。

美好与崩溃

夏铭与两个朋友一起撺掇起抖音美食号的时候,初心是想做一系列卖农产品的短视频,既可以扶贫助农,也可以开拓广告之外的电商业务。之所以做成美食号,本意是觉得做成饭菜之后,原材料产品更有吸引力。在竖屏视频的展示方式下,充满设计感的厨具、简约现代的厨房陈列、简单省时的操作方法,在当时完美迎合了抖音的选择标准,成了属于“五环内”的美食视频。

在合伙人位于顺义中央别墅区的豪宅里,夏铭开启了短视频创业生涯,团队工作微信群被命名为“年薪大几亿。”她常打趣说,在这样的地方工作,目的就是有一天买下一幢这样的房子。“结婚的越来越少,男人并没有房子可靠。”

对她而言,自己如同“别墅里的苦行僧。”夏铭的第一个工作间是靠窗的,常常漏风,“冬天的晚上更是种煎熬”。她为自己买了一个三折的海绵垫子,白天就坐着,到了晚上直接铺开在地上,躺着就睡。

“冬天晚上特冷,就披自己的外套。”夏铭曾想置办一系列加班用品,后来发现根本用不上。“就一下躺在地上,一点不想动,一点也动不了。”

后来,夏铭换了一间屋子,风没了,阳光也没了。“常年见不到阳光,就算开着空调,那种潮气还是非常难受。”但她觉得,有没有阳光并不重要,心情主要取决于数据。

夏铭很快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点赞和转发数量呈现出万次级的上升。这期间,她还收获了大量忠实的用户。 “有个用户每晚都会定好闹钟,等着我们的号上新,也有很多用户等着抢沙发。” 夏铭说,自己会一条一条的看完每一个用户留言,这似乎是给自己打气的最好方式。

“我们的团队都希望这个号可以更好,大家都有心气,也就都有坚持。”作为团队唯一拥有视频拍摄剪辑经验的人,夏铭承担了主要的视频工作,从镜头设计到成片剪辑等。不过,在达成团队共识这件事面前,视频业务层面的工作简直算得上十分轻松。

“崩溃大哭,蹲在拍摄现场,马上就会情绪失控,嚎啕大哭。”在录制视频的时候,专业厨师出身的同伴和专业视频制出身的夏铭在理念追求上会有很大不同,说服彼此是一件必须且不易的事情。相比之下,夏铭更像是脱缰的马,没有顾虑,这与其他两位有家室的合伙人不同。

蜜袋鼯是这个团队共同的安慰。这种一度火爆抖音的萌宠也是一种夜行动物,夏铭的团队养着它们,彼此陪伴。“小蜜是需要陪伴的动物,并不能随时带身上,现在她都不认识我。”

《我们的2018》:我在抖音有四百万粉丝 但我有一万次想放弃

夏铭团队的蜜袋鼯

对夏铭而言,泪洒拍摄现场已经成了一种生活常态,更多的是一种焦虑释放。除了选题的业务讨论之外,对于账号的调性发展,也存在着不同意见。随着抖音上乡土饮食号的崛起,夏铭想着要不要也去郊区弄个场所,利用现有的资源再做一个号。而离家舍业,对于有家庭的合伙人来说显然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毕竟,与顿顿外卖的夏铭不同,合伙人都是从家里带饭的。

波动与学费

这种急于突围的焦虑,本质上来自于短视频创作行业的不稳定。

“接活吃三月”,夏铭坦诚,主要依靠广告收入的现实对创作来说是一种残忍,从这个意义上,内容多次售卖和最近各大平台兴起的短视频电商业务可看做一种“自救”。

《我们的2018》:我在抖音有四百万粉丝 但我有一万次想放弃

夏铭团队的工作台

而夏铭的短视频内容售卖依然是一场处于被动的“提心吊胆”之旅。2017年11月,夏铭入驻花椒旗下甜甜圈家族(类经纪公司),并签订主播签约平台协议(非纸质网络协议)。按照约定, 她的每条精选作品(被花椒推荐,视频上有精选两字)为300元,每个月20条精选视频会有底薪1750元。 以此计算,12月至1月的两个月里,她共计应获得2万2千左右的收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