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竞选连任团队主张5G国营化科技

2019-03-05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特朗普竞选连任团队主张5G国营化

特朗普竞选连任团队主张5G国营化

腾讯科技讯 如今,美国以及全球许多国家的电信运营商,已经开始扩大部署5G通信网络,一些5G手机也相继对外发布。据外媒最新消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竞选连任团队支持一项有争议的计划,让政府在管理美国下一代5G移动通信网络方面发挥作用,这违背了目前特朗普政府的自由市场共识,并引发了电信行业对国有化的担忧。

据国外媒体报道,特朗普2020年竞选经理布拉德·帕斯卡尔(Brad Parscale)和顾问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接受了这一主张。该计划将涉及政府接收5G移动通信电波,并设计一个电信系统,允许让移动通信运营商大规模分享使用这一系统。这一想法也得到了风险资本家彼得·泰尔(Peter Thiel)支持的一家电信公司的推动,该公司有望从中受益。

这种想法已经受到了业界的抵制,认为这一概念没有经过检验,也不可行。

但特朗普竞选团队现在正全力支持这一模式,以吸引农村选民。长期以来,美国农村选民一直缺乏像样的互联网服务,因为移动通信公司没有经济动机,无法向所有美国人提供负担得起的宽带,包括那些大城市以外的人。

“5G批发市场将降低成本,并为数百万目前服务不足的美国人提供服务,”特朗普2020年竞选活动的全国新闻秘书凯莉·麦克纳尼(KayleyMcEnany)对媒体表示。“这符合特朗普总统让所有美国人受益的议程,无论民众在哪个位置。”

特朗普竞选顾问没有解释为什么他们的立场与特朗普政府所接受的立场如此不同,他们说,他们的立场没有财务动机。

但竞选团队的立场很可能与特朗普政府的关键人物展开政策斗争,这些人宣扬以行业为主导的5G发展战略,其中包括白宫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和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成员。

政府在5G中的潜在作用问题已经被证明是一个爆炸性的问题。5G通信网络承诺提供超快的互联网速度,被认为是美国经济和科技发展的关键。

2018年初,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泄露的一份备忘录,预计特朗普政府将在全国范围内建设一个5G网络,但是这一计划遭到了美国电信行业的拒绝,FCC委员和一些两党国会议员也表示反对,他们对政府在这一领域加大力度的前景感到震惊。

白宫当时从未明确排除国有化的概念,新闻秘书萨拉·哈克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表示,“有很多事情摆在桌面上。”但政府官员仍争先恐后地安抚强大的移动通信行业,在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5G会议上,库德洛表示,“白宫正式支持这种自由企业、自由市场的做法。”

特朗普竞选团队现在正在向5G兜售一种不同风格的潜在政府干预,这一干预是由一家名为利瓦达网络公司(Rivada)的移动通信公司倡导的。

特朗普的盟友、硅谷科技大腕泰尔也是利瓦达公司的股东之一。该公司正在游说政府从国防部获得移动通信频率资源,并使用第三方运营商(比如利瓦达)向需要的用户批发服务,这与电力市场很相似。

这种模式将不同于目前的模式,在现有的体系中,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和威瑞森等移动通信运营商通常持有FCC拍卖中获得的长期频谱使用权。共和党资深特工卡尔·罗夫(KarlRove)是利瓦达公司的一名顾问,他正在帮助培育一个非正式的游说组织,以推动这一概念。

利瓦达网络公司的影响力行动引发了人们对其在特朗普竞选思维中的作用的猜测。但竞选团队表示,帕斯卡尔是特朗普支持政府管理5G计划的最直言不讳的代理人之一,他在利瓦达或5G中没有财务利益。金里奇撰写了一篇评论文章,赞扬“公私合营”5G模式,他也表示,他不会得到公司的报酬,但认为这种新模式“令人着迷”。

据一位政府官员说,利瓦达公司要求与总统负责技术政策的副助理迈克尔·克瑞西奥斯(Michael Kratsios)会面,但他拒绝了。克瑞西奥斯过去曾经为泰尔工作。

2月下旬,特朗普本人在5G方面上发布了两条神秘的推特消息,但未能澄清他对政府在下一代网络中的角色的立场。

特朗普说:“我想尽快在美国使用5G,甚至6G技术。它比目前的标准更强大、更快、更聪明。美国公司必须加紧努力,否则就会落在后面。”

当被问及特朗普竞选团队对5G的看法时,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表示,它支持目前以行业为主导的方法。一位发言人说:“特朗普政府支持任何和所有私营部门推动的努力,以促进美国的创新,部署安全的5G网络。”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拒绝发表评论。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和威瑞森电信等移动通信重量级公司的行业组织CTIA,已经寻求反击政府参与5G业务的越来越多的言论。

该行业组织上月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他们希望重申一个基本原则,即在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市场中进行竞争

尽管吸引了包括罗夫和前政府官员在内的知名倡导者(杰布·布什(Jeb Bush)和马丁·奥马利(Martin O‘Malley)是该公司董事会成员),但利瓦达以前在制定政府政策方面没有取得进展。该公司未能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美国公共安全通信网络FirstNet取得进展,将建设该网络的政府合同拱手让给AT??T,然后又未能说服各州使用利瓦达的项目版本。

但利瓦达首席执行官德克兰·甘利(Declan Ganley)在谈到他的公司支持的5G计划时,保持着一种好斗的信念,他抨击现有的电信巨头是欺骗美国公众的“寄生虫”。

他在一次采访中说:“美国应该拥有世界上最便宜的带宽和数据,但它的价格却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在大型移动通信公司中,他补充道,运营商可以雇佣两万多位说客对付他们。

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官员罗伯特·斯波尔丁(Robert Spalding)起草了白宫关于5G国有化的备忘录,目前是华盛顿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他认为特朗普竞选团队支持的5G模式有好处。但他说,虽然向农村选民提供电信服务可能是有用的,但作为一个实际问题,这一想法在提出来后就已不复存在,因为它将要求美国军方共享其电波。

他说:“我只是不认为它真的会取得成果,因为到头来,像国防部这样的机构将不得不站出来说,这是国家安全所绝对需要的。我知道国防部没有兴趣使用任何类型的部门资源,将(国营电信网络)其作为优先事项。”(腾讯科技审校/承曦)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