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现实吧,黄光裕救不了国美科技

2019-04-03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正视现实吧,黄光裕救不了国美 在狱中把国美带进了沟里,很难相信出狱后黄光裕就能把国美带上来。

[摘要]在狱中把国美带进了沟里,很难相信出狱后黄光裕就能把国美带上来。

正视现实吧,黄光裕救不了国美

文 | 马钺

黄光裕出狱即使是谣言,也足以让国美股东乐上一阵子——消息一传出来,国美股价就上涨了20%。但快乐注定是暂时的,传言只能短时间拉高股价,无法改变国美的长期下滑趋势。黄光裕入狱前,国美市值最高接近千亿,之后股价一路下滑,黄光裕出狱的消息一再传出,国美市值稍作停顿,仍然坚定的直跌落到160亿——还不及老对手苏宁的零头。

国美下滑肇始于黄光裕入狱,正因为如此,认为国美重返巅峰将自黄光裕出狱始的情绪才会频繁影响市场。这是一种美好愿望,但逻辑错乱,连观点都算不上,就像韭菜们坚信中国股市会重回5000点。

还是正视现实吧,黄光裕救不了国美。

国美的落后,是一种时代性的落后,从根子上就错了。黄光裕入狱后,陈晓逼宫,国美险些改朝换代,之后杜鹃临危受命,保住了黄氏江山,从此开始了她在前台垂帘听政,黄光裕在狱中遥控指挥的国美新时代。

早在2012年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杜鹃曾经表示,把电商做起来,是自己主政国美期间最重要的使命之一。不过从国美的实际操作来看,杜鹃最重视的显然并非电商,而是盈利。国美连续盈利达15个季度,看似不错,但代价是市场份额不断萎缩,2018年,国美家电全渠道市场份额仅为7%,线上份额仅有3.5%。在这种情况下,盈利也难以持续,2018年,国美全年亏损额达48亿之多。

因为过分注重眼前利益,不舍得加大投入进军线上,导致国美接连错过了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两个零售业剧变时代。当京东和苏宁战火连天,刘强东张近东斗得你死我活,杜鹃事不关己,笑看风云;当阿里孤注一掷ALLin无线,国美死守线下,岿然不动。在零售业经历前所未有大变局之时,对手们紧跟时代,互相缠斗,将不断变大的蛋糕分而食之;作为曾经的霸主头狼,国美追求的居然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几乎是自觉自愿将舞台中央让给对手,结果生生从时代的弄潮儿沦为时代的弃儿。

国美曾经是零售业中的“战斗民族”。国美老人儿提起当年黄光裕带领大家“打仗”就眉飞色舞,满面生辉。进驻南京新街口直插苏宁心脏,至今仍是国美历史中的华彩乐章。这样一个充满狼性的企业,一旦不再战斗,或者说,不在舞台中央战斗,企业文化就会失去灵魂,必然迅速衰弱。国美内部山头林立,没有黄光裕这匹头狼制约,又自我放逐到时代边缘,进击空间接近于无,从狼蜕变为利维坦,几乎是无可避免的命运。

不过,我无意指责杜鹃。国美落到如此田地,全是杜鹃的责任吗?错了,让国美一蹶不振的,恰恰是市场翘首期盼的黄光裕本人。

黄光裕最大的昏招,就是在狱中遥控指挥。

2016年,我写过一篇关于杜鹃和国美的文章。一位国美离职员工告诉我,黄总还是老大。杜鹃自己说过,大方向由黄总定,她只是辅助者和执行人。她的事业,一字以蔽之曰“守”:守业,守家。但零售业锱铢必较,不进则退,守是守不住的。

据说黄光裕可以通过短信、电话等方式和外界联系,甚至有传说黄光裕曾在狱中开视频会议,对高管大批特批,但杜鹃一概否认。她每月会去探视黄光裕一次,时间为半个小时,除此之外,黄光裕对国美事务的指示只能通过批阅文件来实现。

据国美离职员工说,黄光裕管得很细,只要送进去的文件,大事小事都会批示,哪怕域名管理这种非常琐碎的事务,只需要注册、续费而已,黄光裕也会作出指示。不光批示,黄光裕还有一个习惯:对员工完成一个项目后送进来的报告,他会像教师阅卷那样打分。一位国美离职员工描述:“一般报告也就得六七十分,最高也就八十来分,如果黄觉得方案特别差,干脆就一分不打,直接打回去重做。”

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这只是无用书生的妄想痴论而已。不管多么天纵奇才,一旦陷身于监狱那种信息隔绝的环境,都会迅速与无时不刻不在激烈变化更新中的时代脱节。哪怕黄光裕可以通过一些特殊渠道与外界保持沟通,但那种渠道相对狭窄逼仄,获取信息的数量、质量和频率显然无法与普通人相提并论。更何况,零售业瞬息万变,以阿里CEO张勇之能,尚不敢有丝毫懈怠,“睡觉也得睁着眼”;一个人得自信到什么程度,才会身陷囹圄,却仍坚信自己能领先群伦呢?

如果黄光裕在入狱后能马上放手,将自己及黄氏家族与国美切割清楚,让国美成为一家名副其实的公众公司,大股东退居幕后,由精熟业务的职业经理人来经营,国美或许还能赶上电商这班车,与苏宁、京东等放手一搏,但黄光裕把国美攥得太紧,导致国美也被拖进了囹圄之中。

黄氏家族看似保住了江山,其实损失惨重。2008年,黄光裕第三度成为大陆首富,黄氏家族资产达430亿元,此时距他入狱只有数月。而时至今日,黄氏家族资产为220亿元,比巅峰时蒸发了一半。

追随黄光裕,买了国美股票的股民更惨,截至2019年4月3日凌晨,国美股价只有港币0.77元,还不到巅峰时的1/10。

从这个角度看,黄光裕其实是绑架了国美,让一家公众公司成为了自己的禁脔。而市场上对黄光裕回归消息的积极反应,如果排除坐庄,不如说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发作。

在狱中把国美带进了沟里,很难相信出狱后黄光裕就能把国美带上来。商界大佬出狱后东山再起的例子不是没有,但没有一个像黄光裕这样坐足十年大牢的。褚时健其实只坐了两年牢,创维黄宏生入狱三年,孙宏斌时间比较久,但也只有4年,还不及黄光裕一半。十年铁窗,即使将黄光裕的意志磨练得更加刚强,时代感和商业嗅觉也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

国美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时代抛弃了。2016年,杜鹃公开承认,国美之前对互联网的态度“保守了”,当时她决心不再重蹈覆辙,推出了一款包罗万象的APP和一个类似于非常6+1的大杂烩概念,试图搭上新零售这个新风口。

但正如你看到的,她没有成功。国美就像个气喘吁吁的老人,行动迟缓,摇摇欲坠。从身边刮过的风,已经不再是机会,对国美来说,倒更像是威胁。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