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华为百万年薪的年轻人:科研能力不是简单用论文来衡量科技

2019-08-13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拿下华为百万年薪的年轻人:科研能力不是简单用论文来衡量 7月23日,华为给了8位2019届顶尖学生的百万年薪方案。8位博士来自6所高校:钟钊、何睿毕业于中国科学

[摘要]7月23日,华为给了8位2019届顶尖学生的百万年薪方案。8位博士来自6所高校:钟钊、何睿毕业于中国科学院;李屹、王承珂毕业于北京大学;其他四位分别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浙江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

拿下华为百万年薪的年轻人:科研能力不是简单用论文来衡量

时代周报记者 陈佳慧 发自合肥

8月12日,为期一周的“华为谢师宴”在武汉开启。被邀请的8位博导,正是20天前流出的华为百万年薪博士名单上那8位“顶尖学生”的导师。

此次华为做东,博导们除了聚餐、周游三峡,还将交流培养顶尖学生的经验。

7月23日,一封由任正非签发的华为总裁办电子邮件截图在网上流传。邮件正文显示,华为要用“顶尖的挑战和顶级的薪酬去吸引顶尖人才”。该邮件同时附有8位2019届顶尖学生的年薪方案。

方案显示,年薪在182万—201万元人民币的博士是钟钊、秦通;年薪在140.5万—156.5万元人民币的博士是李屹、管高扬;年薪在89.6万—100.8万元人民币的博士是贾许亚、王承珂、林晗、何睿。

时代周报记者整理发现,8位博士来自6所高校:钟钊、何睿毕业于中国科学院;李屹、王承珂毕业于北京大学;其他四位分别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浙江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

华为高薪聘请的顶尖学生究竟是怎样一群人?林晗的故事也许能让外界窥见其中一角。

这是一个对人生规划异常清晰的人。林晗的高中同学王晶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林晗像陶渊明笔下闲适、超脱的五柳先生,有隐士风度。林晗的博士导师、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安虹认同这一评价:“林晗有点‘学究’味道,他也不着急什么,慢悠悠地跟你说话。但他非常有韧劲,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他就可以。”

在谈及自己的年薪时,林晗的回应相当冷静。“我喜欢在人群中做一个不起眼的人,不太习惯聚光灯下的感觉。也希望自己不被外界影响,所以对相关消息其实关注不多。我之前也说过,就我个人来说,终身都需要不断学习与提高,只希望自己不忘初心,用心做事,不过分关注薪资收入。”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母亲“喜忧参半”

年薪方案流出后,“华为年薪百万的应届博士都是谁”“怎么看待华为工作压力大”“华为顶尖应届生年薪200万,计算机科学前景光明”等一系列话题重新燃爆舆论场。和外界近乎狂热的氛围不同,舆论场中心却显现出异乎寻常的平静。

8月8日,在林晗攻读博士的中国科技大学先进计算机体系结构实验室(以下简称“实验室”),时代周报记者见到了一张再普通不过的书桌。

书桌的左手边有一个两层书架,除了《代码大全》等专业书籍外,还摆放着罗永浩写的《生命不息 折腾不止》、渡边淳一所著《我永远的家》等书籍;右手边的桌面上则堆放着一个半人高的棕色毛绒玩具熊,以及林晗的博士研究生学位论文的开题报告。

论文的题目是《异构融合平台上的数据流运行时系统研究》,指导教师是安虹,答辩时间是今年10月。开题报告旁边还摆着一本《程序员的自我修养—连接、装载与库》。

这间实验室面积大约120平方米,摆放了近30个工位,大门上贴着“事业爱情旺旺旺,家庭学业六六六”的对联。因为是暑期,只留下了七八个学生。

林晗的书桌在实验室的最里面,下午5点左右,夕阳从右前方穿透窗帘照进来。据安虹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实验室的主要研究方向是计算机系统结构设计、超级计算机、并行运算优化和智慧医疗。

林晗的高三班主任高学栋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7月23日晚8点左右,年薪方案流出当天,截图就传到了林晗所在的2009届山东临朐实验中学的班级群里。

高学栋说,看到截图后,自己特意给林晗打了一个电话表示祝贺。“我说,林晗你这么多年的辛苦没有白费,如果把这件事告诉你的学弟学妹,他们一定会很受鼓舞。当时林晗谦虚地回复说,自己也没想到能有这么高的薪水。”在评价林晗时,高学栋认为,“这是一个目光长远、性格沉稳、包容性很强的学生”。

林晗的父亲林洪刚和母亲刘法玉都是教师,分别任教于临朐县东城街道七贤初级中学和七贤小学,他们是看了同事群里的消息才得知此事的。“喜忧参半吧,”刘法玉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没觉得自己的孩子有多么了不得,“只要孩子在外面不太累就好,健康开心才是最主要的。”

谈及林晗性格时,刘法玉回忆,林晗三四岁时,奶奶带着他在大街上玩。卖西红柿的人拿了一个小西红柿给他,他拿在手里玩了半天又放下了:“他奶奶问,你怎么不吃呢?他说,奶奶你还没付钱呢。从这件小事,能看出孩子品性不错。”

通电话那晚,高学栋要求林晗写一段话送给学弟学妹,林晗答应了。他写的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提高主动性,养成终身学习的习惯,让未来充满更多可能性。加强自身思想修养,努力开阔视野,培养奉献精神。但行好事,无问前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科研能力≠论文能力

顶尖学生拿百万年薪,首先被质疑的是这8位博士的论文发表数量和质量。

时代周报记者整理发现,除了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的秦通没有被质疑外,名单上的7位博士,论文都被质疑“配不上华为开的薪水”。

林晗以第一作者身份在国际并行程序设计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arallel Programming》上发表过一篇论文,但该期刊不属于国际一流期刊,且仅在并行计算领域有一定知名度。

“发表高水平论文不代表你水平就高,不发表高水平论文也不代表你水平就低。”安虹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其他课题组靠论文去申请项目,我们不靠论文,国家的科研任务我们都快承担不过来了。而且计算机系统结构的学习周期很长,学生毕业时学校有论文发表要求,本来有些论文可以发在更好的平台,但是审稿时间特别长,学生等不了。”

据安虹介绍,她今年共4个博士生毕业,一个留校做了老师,另外三个均被华为录用,一个是林晗,还有两个不在高薪名单上,董家铭(化名)是其中之一。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董家铭表示,华为在2018年年初找到他,没有笔试环节,只经历了两三轮面试和心理测试,“华为在2018年年底找的林晗,他的流程也是一样”。

据董家铭介绍,面试主要是问一些基础知识和参加过的一些项目。之所以没有笔试,是因为“像林晗研究的领域,全国只有几个实验室里的几个人知道是做什么的,华为没办法考”。对于林晗出现在高薪名单上而自己没有,董家铭称一开始的确比较惊讶,但很快释然:“我和林晗的研究领域差得挺远的。林晗的论文题目‘异构融合平台’是研究国产芯片的,华为可能更需要这个。”

目前,林晗尚未去华为报到,他忙得马不停蹄。

8月8日晚,林晗从北京回到中科大的实验室,第二天则要去湖南参加某场学术会议。此前,林晗被安虹安排到北京参与一个国家级的超算项目,项目要到今年10月才完工。安虹强调,林晗此次参加的项目是国家级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