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专访万玛才旦:《撞死了一只羊》是个另类杀手的故事影视

2018-09-14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一线|专访万玛才旦:《撞死了一只羊》是个另类杀手的故事

一线|专访万玛才旦:《撞死了一只羊》是个另类杀手的故事

身为藏族导演,万玛才旦此前的“藏地三部曲”《静静的嘛呢石》《寻找智美更登》和《老狗》就获得国内外多个电影节奖项。2015年,其作品《塔洛》入围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竞赛单元;而今,新作《撞死了一只羊》再次入围,并获得最佳剧本奖。影片由王家卫监制,并汇集了一众电影大师:张叔平操刀剪辑、杜笃之担任声音指导、林强配乐……9月4日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后,现场1500多名观众久久不愿离场,鼓掌长达数分钟。

一线|专访万玛才旦:《撞死了一只羊》是个另类杀手的故事

导演万玛才旦上台领奖

首映结束之后,腾讯《娱乐一线》与导演进行了一场关于电影的对话。万玛才旦称,《撞死了一只羊》与他以往的作品都不同,以往的作品更多是展现“藏文化或藏人当下的生存状态”,而这次更集中于“一个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而不只是对于一个族群的宽泛了解”。而这个“生命个体”,是一个另类的杀手。

腾讯《娱乐一线》:《撞死了一只羊》的英文名字叫“Jinpa”,就是金巴,既是两个角色的名字,又是演员的名字,有什么渊源吗?

万玛才旦:原小说里面没有金巴这个名字,是在最终开机之前,我们发现这个演员叫金巴。金巴在藏语里有施舍的意思,所以我们就把两个主人公的名字确定为金巴。两个人物,两面镜子,互相照着自己,好像一个人的两面,彼此完成彼此的心路历程,我觉得可能这样更有意思。

一线|专访万玛才旦:《撞死了一只羊》是个另类杀手的故事

演员金巴在片中饰演司机“金巴”

腾讯《娱乐一线》:电影出来之后,很多观众在解读,这两个金巴是同一个人吗?

万玛才旦:关于这个片子我自己不太想做太多的解读,就像片子开头我们引用了一句藏族谚语:“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电影创作本身就像一个白日梦,你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解读。

一线|专访万玛才旦:《撞死了一只羊》是个另类杀手的故事

两个“金巴”互为镜像,谁是谁的梦?

腾讯《娱乐一线》:您有受庄周梦蝶的启发吗?

万玛才旦:肯定会有一些影响。我很早的时候写过一个小说,叫做《流浪歌手的梦》,这个小说里面就写到了梦,流浪歌手在现实生活当中一直有一个女孩进入他的梦境、跟他一起成长,他们之间产生了一段感情,最后这个感情破灭了,都是在梦境里面完成的。为了写这个小说,我看了很多关于梦的资料,比如说中国古代文学,包括佛洛依德的《梦的解析》等等。

这次片子里最后一段是梦境,在梦境里面,司机变成了杀手,穿上杀手的衣服,完成了杀手复仇的愿望。怎么很好地表达这个梦,其实对我是一个挑战,我不想按常规去处理,最终找到了这样一个方法:慢慢地镜头摇下来,湖面呈现的是车的影子,金巴还在睡觉,然后他在这个倒影里面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穿上了杀手的衣服,进入了杀手的梦境。我觉得效果也很不错。

腾讯《娱乐一线》:为什么会选择《我的太阳》这首歌,做梦和现实之间的介质?

万玛才旦:本身这个片子情节和细节的设置都很荒诞,我觉得加上一个《我的太阳》,荒诞感就会增强。在藏区我也听过一些歌唱家用藏语唱《我的太阳》,听着就很荒诞,所以我最后把它加到了梦境之中。现实中听到的是藏语的《我的太阳》,梦里听到的是意大利语的《我的太阳》,也是希望强调梦的荒诞性。

腾讯《娱乐一线》:您在首映礼上提到,这看上去是一个杀手复仇的故事,其实是一个救赎跟放下的故事,怎么理解?

万玛才旦:它是另外一种类型的杀手的故事,确实涉及到了佛教里面的救赎、放下这样一些概念。但是“放下”只是一种意识,不可能从传统里面逃离出来,所以我希望它是一个彻底的救赎。所以,片子里面杀手放下了,仇人可能一时解脱了,但是背后还有一个更深的冲动,而这个司机帮他们完成了最终的解脱,我觉得这样才有可能达到个人内心的觉醒,一个个体、一个族群才可能有希望、有未来。

一线|专访万玛才旦:《撞死了一只羊》是个另类杀手的故事

《撞死了一只羊》是一个关于放下和救赎的故事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