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独家专访丨于冬:主流商业大片是乘势而上 一度怕“小鲜肉”影视

2019-07-05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一线独家专访丨于冬:主流商业大片是乘势而上 一度怕“小鲜肉” 为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博纳从8月起集中推出了中国骄傲三部曲,继续打造主流商业大片。

“确定能拍川航机长后,我第一个电话打给张涵予。兄弟,我给你接一大活儿啊!”于冬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说起最初确定投拍《中国机长》的故事,流露出了激动情绪,“那边张涵予也兴奋,说,我得去跟机长飞几趟啊!我得跟他聊聊,得接触接触他啊。”

作为博纳影业的创始人及董事长,于冬和博纳影业是目前中国电影行业的领军人物和民营公司之一。

一线独家专访丨于冬:主流商业大片是乘势而上 一度怕“小鲜肉”

博纳影业总裁于冬

《一线》作者在一个下午和于冬进行了近2个小时的交流,其中包含一次“中场休息”——他需要抽空和到访的合作伙伴洽谈新项目的合作。在采访开始前,他同样刚刚结束一轮会面。

而在采访前一天,博纳影业在上海庆祝了公司的20周年里程碑。晚上的“博纳之夜”,作为掌门人的于冬在背景板前几乎忙成了“人形立牌”,与合作过的导演、电影人轮流合影。

既有老伙伴,还有新朋友。当晚还宣布博纳正式入股和颂传媒,在艺人经纪、品牌商务、跨界营销、影视制作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补上了缺失的一环。”他如此形容。

在今年3月份,博纳拿到了4号文件,也就是2018年12月国家电影局的《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 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意味着院线牌照开放,进一步开放市场。这也是继“电影发行许可证”、“摄制电影片许可证(单片)”之后,博纳影业拿到的第三张行业准入牌照,三张牌照也勾画出这家公司过去20年里,在中国电影行业中的耕耘。

2019年对于中国电影行业又将是一个关键的年份。前一年的“寒冬”对于行业打击巨大,今年上半年观众流失显著,大盘降温。

在开幕论坛上,于冬为电影行业的同仁鼓劲:“2018年是电影资本市场的严冬,8家公司市值被腰折。但同时,是创作的暖春。中国电影的类型突破、美学突破,社会影响力巨大。中国电影过去17年的高速增长,是全行业的电影人干出来的,要充分肯定电影行业2018年的成绩。2019年对每一家电影公司都是困难重重。市场的方向有所调整,是洗牌的阶段。我们在座的各位,需要用作品给行业给观众信心。”

今年,博纳一口气在国庆档前推出“中国骄傲三部曲”,从8月1日起,《烈火英雄》《决胜时刻》和《中国机长》将在2个月的时间内接连上映。从《智取威虎山》的成功之后,博纳的主流商业大片在中国电影市场中打响了品牌,之后的《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接连成功。

博纳打造出这块品牌,如今在外界看来是“情理之中”,不过从于冬的角度,在当时都可谓“关关难过”。

《智取威虎山》在当年贺岁档直面《一步之遥》,《湄公河行动》在15年国庆档和大IP电影激烈竞争。

“怕被小鲜肉的片子给打垮。”他坦言,“事实上一经公映之后,同期的这些所谓大IP电影,最后在票房上都输给了我们。”经过市场的鼓舞,博纳乘势而上,也同样给业内打造主流商业电影十足信心。

复盘“中国骄傲三部曲”

专访的话题从“中国骄傲三部曲”开始。三部影片分别是讲述消防战士的《烈火英雄》、讲述1949年建国前北平风云的《决战时刻》以及根据四川航空英雄机组事迹改编的《中国机长》。

这是博纳今年最重要的三个项目,也将会是主流大片在市场上的又一次集中呈现。

“今年对于电影行业来讲是求稳的一年,在题材选择各方面,是很多公司在观望、过渡、调整的一年,但是博纳就义无反顾、义不容辞地做了这三部主旋律。”于冬说。

首先是《烈火英雄》。这部影片其实已经经过了几年筹备,正好在今年暑期档前完成并可以推向市场。在中国电影市场中,消防救援题材相当稀缺,然而在好莱坞这是一个热门题材,在香港过去也有《逃出生天》、《救火英雄》,更早前在1997年还有杜琪峰的《烈火雄心》。

一线独家专访丨于冬:主流商业大片是乘势而上 一度怕“小鲜肉”

《烈火英雄》合影

《烈火英雄》根据报告文学作品《最深的水是泪水》改编,故事源于“大连7·16大火”真实事件,讲述了沿海油罐区发生火灾,消防队伍上下级团结一致,誓死抵抗,以生命维护国家及人民财产安全的故事。

于冬对于此事关注多年,也一直想拍一个消防救援题材影片,为何选择这个故事,他解释说:“一个是因为,天津爆炸情况更加复杂,无论是火情条件还是救援情况。一个是英雄主义的情怀,大连这次灾情中平民是零伤亡的,在和平年代中集体立功的并不多,这次有集体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其中有几百个是一线消防员。”

于冬谈起《中国机长》时也非常兴奋,“当时我当仁不让,就要拍这个。”在川航机长的英雄事迹发生之后,同时国内多家电影公司都对于电影改编充满兴趣,陆川导演、制作过《紧急迫降》的上海电影集团以及四川当地的峨眉电影集团都在“竞争行列”中。

在事情发生后,于冬本身就非常感兴趣,随着事故调查出炉,机长刘传建当选“感动中国”人物,电影的改编也顺利上了轨道。确定拍摄后,于冬第一个电话就打给张涵予,那边张涵予非常兴奋:“我得去跟机长飞几趟啊!我得跟他聊聊,得接触接触他啊。”

一线独家专访丨于冬:主流商业大片是乘势而上 一度怕“小鲜肉”

张涵予在《中国机长》中

“刚开始其实有点后悔,因为这个戏不好拍。因为真人真事改编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悬念,结尾、结局全知道了,如何能够用商业片的方法来拍,来表现?因此很大程度上考验我们的制作团队,制片策略的问题。”

于冬找来多次合作过的刘伟强,给他定下了任务:“技术上一定要超越《萨利机长》,你现在就去美国,找《萨利机长》的团队。”刘伟强带来了好消息,对于空中场面的特效制作在如今技术条件已经更加进步,效果会更加震撼。

一线独家专访丨于冬:主流商业大片是乘势而上 一度怕“小鲜肉”

于冬和刘伟强

在机舱拍摄上,剧组又遇到了难题。因为当时国内没有适合电影拍摄的道具飞机,如果要拍摄相关场景,解决方案是去好莱坞拍摄,成本也相对较低。

“但是我总觉得这样一部英雄电影跑去美国拍,我们中国就拍不了吗?我们中国就没有这样的条件吗?去美国拍一部中国故事,我觉得不对味。”

因此,剧组找到西安飞机制造厂,斥资近3000万1:1打造了空客A319飞机模型。飞机舱的三截机设计可互相连接或独立,且能模拟不同强度的颠簸。技术团队专门为影片研发了体感程序,依靠iPad重力感应将信号同步到飞机模型下面的传感器中,实现iPad与飞机模型同步运作,以此模拟驾驶舱在失控下摇晃倾斜的状态。最初美国的技术部门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在刘伟强导演的坚持下,最终由国内专门制造飞机模拟舱的飞豹科技编制出了这道《中国机长》专属程序,让外国技术人员刮目相看。拍摄结束后,这架飞机留在了青岛的摄影棚里,给中国电影以后拍摄类似题材打下了基础。

聊到《决胜时刻》,于冬同样兴致勃勃,在他的描述中,这部影片带有谍战动作元素,在真实历史的大背景中更添了传奇色彩。

一线独家专访丨于冬:主流商业大片是乘势而上 一度怕“小鲜肉”

《决胜时刻》合影

“这样让电影一下子变成一个有宏大诗史叙事,尊重历史,也有观赏性、可看性,改变了以往看种类型电影的单一叙事,让电影对现代的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更加有质感,更加有亲切感。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