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明 羞于对别人说狠话,却敢于骂自己傻娱乐

2018-08-12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作为《幻乐之城》开场的第一位嘉宾,黄晓明在节目里坦承了自己面临40+人生的困惑与不安。《神雕侠侣》里的杨过,是黄晓明最喜欢的角色,因为他们的内心是一样的

  坦言人生步入四十岁活得很累,曾因数年招黑模式而抑郁,也一度想把事业上的每一步都走对
黄晓明 羞于对别人说狠话,却敢于骂自己傻

年初上映的电影《无问西东》,是黄晓明这两年口碑最好的作品。

  在某种意义上,《幻乐之城》舞台上的表演是黄晓明最接近自己的一次。

  步入不惑之年,荣誉与嘲讽、财富与磨难,都已不再容易被消解,想要再一次跃升,他必须重塑自己,去符合属于这个年龄的娱乐标准,同时弥补此前明星身份与演员职业之间的缝隙。于是,在人生下半场来临之际,他要在并不漫长的中场战事中做一次公开的发声,说给观众,也说给自己。

  人生的中场战事

  做了最叛逆的事,一年没接戏

  灯光开启,随着熨贴正装出场的,还有那张被精心保养过、被无数时尚大片与影视作品强调过的棱角分明的脸,以及那些在镜头前训练有素的表情。那是种条件反射式的表情,似乎意在提供解读多层次内心的线索。而事实上,黄晓明式的表情所传递的信息量有限,观众很难从中捕捉到他隐秘于心的故事,直到站在《幻乐之城》的道具镜子前,他才将这一部分欠缺用最直白的方式补充完整。

  可惜的是,他真诚地坦白着对人生的隐忍,对理解的渴望,主动捧出自己,却没有得到预想之中的回应。

  一位网络节目制作人评价黄晓明这段表演时说,这些话没超出三十岁男人的认知。如果三十岁的男人都懒得说,一个四十岁的人说这些还能期待有什么反应,本质上不就是一个当下成功者的鸡汤逻辑嘛。可即使如此,这位网络节目制作人并不怀疑黄晓明的真诚,“这些话真的特别黄晓明。”

  四十岁是黄晓明期待的一个人生分界线,在他的规划中,这个节点意味着他将有一些本质的变化。比如,不再做一个老好人;努力让世界变得更好一些;成为孩子的榜样;适当地展示一些软弱。

  然而四十岁过去了一年,期待中的变化没有太过明显,需要经过提及才能被发现,然而这些被提及的变化和决心,又并不全是四十岁才开始的。一位与黄晓明合作多年的摄影师告诉新京报记者,黄晓明想学会说NO这件事,三年前就开始说了。

  四十岁,黄晓明真正的叛逆是一年没有接戏。最低谷时要向朋友借钱,这在朋友间已不是秘密。对于一个曾常年在内地演员收入排行榜位列前茅的男演员来说,这个故事缺少让人相信的依据。黄晓明说,榜单都是假象,“那些数字都是假的,真的不可信,因为你看到的只是暂时的,长久下来,真的不是这样子。”而自己参与投资的项目回报也需要周期,“就得熬一下,熬到很久之前的东西回来才行。”

  或许黄晓明卡里真的没有什么钱,但这不意味着他很穷。在艺人身份之外,他的商人身份同样成功,此前,还曾是华谊兄弟的明星股东。

  黄晓明说自己看到过太多落魄的演员,做生意只是给未来的生活留一条路。

  “我之前做那些东西也是出于自己的不安全感。”

  如今,他渐渐开始收回触角,想集中精力去做一个演员,“我现在已经撤出很多东西了,你们光看公司没看到后边有多少注销的。就是我已经跟所有的人说以后我不再做了,以后别拿那些事情再来烦我,你们自己去解决吧,我就不管了。”

  这一切并不是意气用事的决定,如今已经到了他所说的无所谓工作不工作的时候了。也恰是这种生活状态,使他开始考虑更多的问题,他说自己是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一个人,“总有种不甘心的感觉,就是希望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点什么东西。”

  忍耐的价值

  纵容坏人,也许是在犯罪

  出道以来,很少看到黄晓明对合作者有不好的评价,即使很多作品他并不认可,他也不会指出具体的问题,就像一个尽职的点赞使者,说好话成为他对自己的要求。他说四十岁之前,正确和善良之间,他会选择后者,“之前我是善良占的比例太多,现在我可能一半一半,我会给自己划分一个道德线,然后让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同时也是做出善良的选择。”这是一个理想状态的标准,但很多时候,善良与正确并不在同一个选项之内,那些是他一部分痛苦的来源,“最近我比较相信一句话,就是纵容坏人也是在犯罪。”

  Angelababy评价黄晓明最大的能耐是忍,很多自己忍不了的事黄晓明都能忍。即使在私下场合,黄晓明也无法对人说出狠话,“我羞于启口,我就觉得算了、就算了。”实在需要宣泄的时候,他会在自己家里对着镜子骂傻__等脏话,那个画面让人联想到《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对着镜子装狠的桥段,黄晓明说自己小时候没有那么野过,“我更多的是往心里搁。但是其实我背后也会干自己骂自己的事。傻__,又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

  这已经是黄晓明情绪的极致,而这种极致几乎只会指向他自己。面对别人时,他不仅欠缺勇气,甚至不具备反击的意愿,一个好人,这个评价在他身上,已不是期许和客套,而是一个准确的形容。

  此前,他在接受腾讯《封面人物》采访时提到一个细节,大意是某个做生意的朋友说,黄晓明是我不忍心骗的那类人。黄晓明告诉新京报记者,说过类似话的人不止一个。问他后来有没有被说这些话的人骗过,他犹豫了一会说,有。

  “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是骗取了我的部分信任。我以前会重新再考虑合作,现在也不会绝交。毕竟大家依然还是生活中的朋友,但生意上的合作,就算了。”

  除此之外,在黄晓明的生活里,还有另一部分被他自己称为“选择错误”的决定,那是他明知结果不会好,但又因为心软而答应的事。

  当然,这些事他没有深谈的意愿,“性格,注定了我可能会有今天,但也注定了我会因为这些而付出很大的挫折和代价。”只是黄晓明今天拥有的一切,在他的价值体系里足以消弭那些不和谐的因素,“你任何付出过的努力,过程中的挣扎、艰辛、脆弱、敏感和纠结,一切都是值得的。”

  现实的成功与残酷

  最不能原谅的,是朋友的背叛

  在黄晓明的价值体系里,家人一直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他对成功的定义要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他要为家人提供更好的生活,以此证明自己不需要再被家人担忧。

  在父母面前,他是独子;在家族里的同辈里,他是长兄,这是他从未失手过的角色。上大学时,他会用拍戏的酬劳给全家人买礼物,并享受这个过程。

  这并不是一个男生经济自主后通用的成年礼,而是他个人的梦想照进现实,如今逢年过节,他依然在延续着这个习惯,“我的成功在于爸爸妈妈老婆孩子都健康,一家其乐融融,我也有时间陪他们一起过节。大家总说你不要太注重仪式感的东西,为什么不注重?你的人生每一个回忆不都是在仪式感的过程中长大的吗?”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