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热大大降温 网络文学从1.0时代跨入2.0时代娱乐

2018-09-19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高峰论坛,影视改编成最热话题 IP热大大降温,今年是网络文学拐点 本报记者 薛莹 见习记者 林梦芸 正值中国网

  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高峰论坛,影视改编成最热话题

  IP热大大降温,今年是网络文学拐点

  本报记者 薛莹 见习记者 林梦芸

  正值中国网络文学走过20年,9月14日,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京举行。

  在开幕式暨中国网络文学高峰论坛上发布的《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中,可以看到根植于网络发展的文学究竟有多么壮大——

  截至2017年底,各类网络文学作品累计高达1647万部(种),其中现实题材占比升高至52.5%;网络文学创作者数量已达1400万,半数网文读者月收入3000至8000元;改编电影累计1195部,改编电视剧1232部,改编游戏605部,改编动漫712部——这就是跟在“网络文学”后面的那个“+”的意思。

  在今年大会的各类高峰论坛上,众多业内人士认为,2018划下了中国网络文学进入2.0时代的分界线,1.0时代的配置已然成了束缚的“圈”。

  那么,曾经的IP大户们优势还在吗?

  大IP的时代已然过去

  南派“奄奄一息”

  从1.0时代跨入2.0时代,这种进阶现象在网文改编影视的区域尤为明显。

  举个最典型的例子,暑期第一爆款剧《延禧攻略》。

  爱奇艺文学版权市场总监江俊对钱报记者说:“《延禧攻略》告诉我们,在不需要明星流量加持的情况下,一个好故事是多么的恐怖。”

  《延禧攻略》的品相,是完全违背1.0时代IP爆款剧要求的。无论是原小说还是女主角,都籍籍无名。而2.0时代倒逼着好故事成为重要且唯一的标准,逆向为主演和原著增加流量,而且是不可小觑、一飞冲天的流量。

  此时,曾经那些备受追捧的网文大神们,突然,尴尬了起来。

  南派三叔算是网文作家里首当其冲的流量了,一上场,观众席罕见地举起一片手机。

  他在大会上提出了一个观点:作家在创作时就可以瞄好目标。“《盗墓笔记》是以影视为最好出口的前提去创作的,不适合影视化的文学就不用硬改编。”

  这确实是个机灵的做法,只是,当一个作家尝到影视红利之后,他还愿意回归单纯的写作吗?

  记者的问题被南派三叔经纪人婉拒,活动结束后他步履匆匆,只回头留下一句:“我奄奄一息。”

  而在隔天的另一场论坛上,《盗墓笔记》编剧、《沙海》制片人、南派三叔知名的合作伙伴白一骢却说:“IP正在慢慢降温,三年前听到是谁写的可能就买了,现在的话,其实我们不太在意到底是谁写的,说到底还是看内容本身。”

  以影视化为目标创作

  可行吗?

  相较而言,隔壁坐着的《天坑鹰猎》制片人高铭谦更适合回答这个问题。

  《天坑鹰猎》看似是1.0时代的产物,天下霸唱的IP,顶级流量王俊凯主演。目前口碑屡屡攀升,稳在了豆瓣的7分档,甚至网播后被提到卫视上星播出。

  但在高铭谦看来,这部剧实在是没占到1.0时代特色的任何好处。“它是天下霸唱最不起眼的一部小说,没什么IP流量。”而王俊凯的加入,比起吸引眼光,更多的是增加了风险度,因为“很多人对流量明星有偏见,于是开播第一周只是粉丝狂欢,最近反而成了破圈的状态。”

  是的,1.0时代的配置已然成了束缚的“圈”。

  聊到作者为了影视化而创作,高铭谦不太赞同:“我还是鼓励作者自由创作,这才会有很多的创意。他有他的创作空间,我们有我们的转换空间。”

  留白影视副总裁周行文以《长安十二时辰》为例,补充概括了网文2.0时代制作方改编的心态:“你得有一个冲动,这个东西就算千难万难,我无论如何都想改,好到我想改,而不是这个东西容易改。”

  其实在作家中,就改编影视这一话题,严歌苓是态度最自在的一位。

  她上台后念了不少古诗词,问你们眼前有画面吗?“好的文学家写的东西,立马就能拍出来,天然就拥有分镜头。”

  自己的小说不断被翻拍,在严歌苓看来是因为创作时她对自己的要求就是让读者跟着作家的想象,也就是“视觉化创作”。这和影视化创作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