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夺“明日之子”:“土而奇”者的暗战娱乐

2018-09-21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来到《明日之子》后,邓典几乎每周都要学新歌、练新歌,他钟爱激烈的欧美摇滚,这种唱法好听但超级废嗓子。参加《明日之子》之前,他已经在短视频上拥有550万粉

  决赛已经结束,但背后的故事耐人寻味
  争夺“明日之子”:“土而奇”者的暗战

争夺“明日之子”:“土而奇”者的暗战

蔡维泽

争夺“明日之子”:“土而奇”者的暗战

田燚

争夺“明日之子”:“土而奇”者的暗战

斯外戈

  经历过上半年《创造101》和《偶像练习生》的高颜值轰炸后,再看《明日之子》,你可能会有点错愕。第二季开播时,总导演马昊概括本届选手特点,给出了三个字“土而奇”:“大家想象中一个偶像节目应该个个都是1米8的个儿,唱得、长得都(很好),但是他们跟我们想象的不一样。他们都很奇特,非常超乎我们的想象。”

  即便经历了三个月的淘汰和养成,这三个字仍然适用于最后的三强选手。蔡维泽、田燚、斯外戈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流行偶像:论颜值,他们和“丰神俊朗”无缘,连双眼皮都没有;论歌曲,也不像师兄毛不易那样老少咸宜;论个性,一点都不讨喜,还带着股和世界对着干的执拗和桀骜。

  可是了解了他们的故事,你会发现,短短三个月,他们能从微博粉丝不足百人的纯素人变成拥有几十万粉丝的偶像,并不仅仅因为舞台上的几分钟,他们的经历、他们的感受、他们对生活的态度、对未来的向往,其实也是现实生活中95后一代的缩影。

  理智的疯子们

  “能有多大把握获得最强厂牌?”四进三比赛前,资深媒体人何润锋问蔡维泽。

  “30%!”即便此前已经拿到三次单场“最强厂牌”,蔡维泽的态度仍然低调,“其实你不管是几进几,九进八,八进七,每一场你都不能被淘汰。其实这就是一种生存战斗,必须每一场都稳扎稳打,你才有办法继续待在上面”。

  想法很理智,实现的办法却有些疯。在“九大厂牌”诞生的那一场,蔡维泽大胆地唱了《你妈没有告诉你的事》,歌词激烈,曲风强硬。事后他说,其实自己知道这首歌并不适合出现在这个比赛节点,“这是一步险棋”。

  九大厂牌战在《明日之子》有标志性意义,这一场必须赢,而且最好名次靠前晋级,避免和好兄弟终极battle。按照这个思路,蔡维泽本应该唱一首大家都喜欢的歌,可他偏偏选了“危险”的《你妈没告诉你的事》,因为,“对我来说,做好一首歌比把一首歌做到让人喜欢听还要重要”。

  为了这个舞台,斯外戈也很疯。“最强厂牌”三位候选人中,他是唯一一位过程中被淘汰,通过粉丝推荐再回来的选手。斯外戈说,那是他比赛中最困难的时刻。“我是粉推第一名回来的,说明大家对我抱着更大的期待。所有人也都在等着看,你回来以后,会变得更好还是成为一个笑话。”所以,斯外戈逼着自己努力,从那以后他没有在凌晨三点前睡过。

  四进三的比赛中,斯外戈唱了一首慢歌。歌还没开始他就开始哭,中间一度哭到唱不下去。更不可思议的是,平时坚强的“星推官”李宇春也跟着他一块儿哭。事后采访,李宇春说,观众看到的是斯外戈在舞台上的表现,而自己看到的是他背后的付出,纵使斯外戈还有很多不足,“哪怕他就是破破的,也希望自己帮他缝缝补补。”

  止步于“四进三”的邓典更拼。这是个能把裙子穿得比女生还妩媚的男孩,但个性强硬,一直坚信自己就是第二季“明日”中最强的vocal(嗓音)。他来自四川音乐学院,是李宇春的师弟,虽然受过专业的音乐教育,却依然选择了“不科学”的发声方式。

  来到《明日之子》后,邓典几乎每周都要学新歌、练新歌,他钟爱激烈的欧美摇滚,这种唱法好听但超级废嗓子。邓典说,曾经他能靠睡一觉让嗓子完全复原,现在不知道是年纪稍稍大了,还是用嗓过度,已经不能靠自身的机能进行调节。有几周的时间他被医生要求禁声,治疗的方式听着就疼,“六根针灸的针从嗓子扎进去,你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咽喉部位有六根针扎进去,感觉喉咙被堵着,还很疼。”邓典曾经一周三次做这样的治疗。

  “这么下去,万一嗓子坏了怎么办?”有人问他。

  “万一嗓子坏了,我就废了,完完全全就是废掉。吃的就是这口饭,就跟跑步运动员没腿是一样的。现在真的怕有一天它突然间唱坏了,那就完蛋了。”他的回答好像在说别人的事。

  “那换一种发声方式呗?”

  “你选择了科学的方法,就要丢掉你原本的特色。你既然想要让自己的歌里有自己的特色,你就要用一些不科学的方法诠释它,尽管它很废嗓子,但这一切来得都很值得。”

  为何而来?

  这个舞台究竟有何魅力,值得他们如此疯魔?答案不一而足。

  蔡维泽很坦率地说自己想当明星。但不是开粉丝见面会、被偷拍、每次出现必须要带一堆助理的那种明星。他要的是明星级别的流量,为自己的独立乐团“傻子与白痴”找条出路。

  除此之外,他还有野心,“我想要挑战大众音乐的舒适圈,让他们知道,除了主流音乐以外,还有非常非常多的音乐值得去接触、了解。”这个目标,时时让他感觉,“参加《明日之子》并不是在比赛,而是在对抗整个世界。”

  “四火”田燚是为了找到一些和自己有共鸣的人。这个清秀文艺的小帅哥曾经胆小、羞涩、声音细弱,高中时曾经体重超过180斤,“那段时间挺黑暗的”,他觉得自己“没有朋友、没有才华、没有优点,还挺丑的,没有人喜欢。”

  田燚试图改变自己,“主动找班级的男生做我很不喜欢的事情”,比如一起聊聊游戏,一起去KTV。为了显得合群,别人问他吃什么的时候,他的回答从来都是,“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可是,默默站在一堆人里吸二手烟久了,他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些,就又回到了自己最初的状态。

  所以,对于《明日之子》田燚显得格外执着。“开始微博报名,又去找特派员报名,都没有通过,自己又从南京跑到上海去参加了一个见面会才报上名。我还是希望自己有些地方被大家看到。”田燚说。

  刚到节目组时,他只敢在黑暗中唱歌,练歌时必须在犄角旮旯 ,找不到没人的地方怎么办?那就把眼睛蒙起来。三个月后,他站在《明日之子》决赛的舞台上,舒展自在地唱着歌,背后是来自全国各地曾经和他一样,天生胆小、内向孤寂、甚至自我放弃的同龄人,“四火”点燃了自己,也照亮了这些年轻人的心。

  斯外戈的目的更加直接,他想赚钱给家里买房。斯外戈原名刘志,出生于湖北咸宁黄沙铺镇。在节目里,他讲述自己的家庭:家里有六口人,父亲是一名保安,母亲在武汉做小生意,他还有三个姐姐。视频中,斯外戈在家里的卧室没有门,和客厅之间用帘子隔开。客厅里除了一张沙发、一台电视机之外,还有一张高低床,供偶尔回来的姐姐休息。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