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书》的好 你们GET到了吗娱乐

2019-03-05    来源:网络    编辑:新闻在线
春节之后的青睐首

  青睐“艺术愿线”观看奥斯卡新贵
  《绿皮书》的好 你们GET到了吗

《绿皮书》的好 你们GET到了吗

  春节之后的青睐首场“艺术愿线”活动于3月2日举行,大家一起观看了刚刚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男配角奖的《绿皮书》,其中不乏来二刷的读者。

  奥斯卡的“加持力”果然极其强大,在发出《绿皮书》观影活动通知后,将近90张票瞬间就被抢空。影片的暖意让观众们感觉到舒适、愉悦,而索亚斌教授的解读,则拓展了影片的维度,让观众从多方面来触及影片的灵魂。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著名影评人索亚斌从他个人的角度,评述了《绿皮书》何以会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如何理解其中隐藏的电影语汇、导演的意图以及影片的得失,把一部电影能够带给人们的信息量最大化地呈现出来,既能够找到一部电影打动人心的艺术根源,又丰富了电影赏析的专业知识。观影的过程和之后的“公开课”令读者们觉得度过了一段有意义的时光。

  绿皮书曾真实存在

  是种族歧视时代的产物

  中国电影距离奥斯卡最佳影片奖虽然尚远,但是中国资本却已经抵达这个目标,《绿皮书》由美国参与者影片公司、美国梦工场影片公司和阿里巴巴影业联合出品。阿里影业也因此成为继亚马逊、奈飞之后全球第三家联合出品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互联网公司,成为本届奥斯卡的“中国力量”。

  能够获得奥斯卡奖,首先必须是颁奖季的热门影片,《绿皮书》也不例外。《绿皮书》几乎横扫好莱坞颁奖季,获美国演员工会奖、美国国家评论协会奖、美国电影学会奖等多个重磅电影节,累计提名56个重量级奖项,气势十足。

  电影《绿皮书》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讲述的是思维方式和生活经历完全不同的白人混混兼职司机和黑人钢琴家,被塞进了一辆车里,一起去往黑人备受歧视的南方腹地,共同度过八周的巡回演奏。他们虽然事事遵循“黑人驾驶员绿皮书”的引导,旅程的深入还是让境遇越来越糟,但这些经历也让两个人逐渐打开眼界、放下偏见,成为挚友。美国国家评论协会奖评价说:“它把一段温暖、动人又了不起的友谊带上了银幕,同时又讲了一个关于爱、同情心和深层次共鸣的人性故事。”

  影片由曾执导过《阿呆与阿瓜》、《哈拉玛莉》等喜剧的导演彼德·法拉利执导,他在拍摄这部电影前,并不知道曾经有过“绿皮书”:“我很高兴看到时代的进步与种族的融合,但现在各地仍存在许多的偏见,希望能透过这部轻松幽默的电影,让观众有更多省思。”为还原当时的故事细节,剧组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法拉利说:“我们参考了所有的信件、录像,尝试一切办法来重现当时的故事。”

  导演彼德·法拉利不知晓的“绿皮书”是一本专为黑人而设的旅行指南。1962年,就在谢利博士决定南下进行破冰巡演的同一年,白人至上运动在美国又一次掀起小高潮,黑人邮政员维克多·雨果·格林编写了一本小册子“Green Book”,“Green”即取自其名字格林,又隐含“绿色象征通畅”的隐喻。

  当时美国南部城市的种族歧视非常严重,“绿皮书”中记载着全美各地对“黑人友善”的场所,如餐厅、饭店、加油站等,黑人除了在书内标注的场所可进之外,其他一律不准踏入。直到1964年《民权法案》颁布,才敲响了种族隔离制度的丧钟,终结了《绿皮书》的发行。

  在索亚斌教授看来,绿色有着生命和希望的象征,“绿”可谓双关,一方面是格林的名字,一方面又蕴含着希望。影片将蓝色和绿色之间的色调作为主打颜色,海报是绿色,他们开的车也是绿色。可以看出,导演始终在片中试图传递温暖与爱意,即便是在种族歧视那么可怕的时代。

  索亚斌认为绿皮书是时代的过渡物,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平等的,是一种耻辱的表示,而去除这种不平等的办法,就是让它消失。美国电影中,关于种族歧视的题材层出不穷,也不乏佳片,如何做出新意难度很大,《绿皮书》选用了“绿皮书”这个历史上的过渡物作为影片切入的灵感,巧妙而又有新意,为影片的成功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

  《绿皮书》好在哪里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为其背书

  《绿皮书》是最快在内地上映的奥斯卡最佳影片,2月25日刚获奖,3月1日就在国内上映,电影发行方华夏电影的董事长傅若清透露,“其实早在一年前就开始了准备工作。因为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就被击中,当时就决定一定要把这部电影带到中国”。

  除了奥斯卡奖项的助力,影片上映前的超高口碑也是影片受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马云、柳传志等纷纷为其背书,马云说自己已经看了三遍,可能还会看好几遍。《绿皮书》让他看到了很多希望,看到了社会的温暖。他说:“ 电影不是靠钱堆积出来的,这部电影好就好在故事背后的东西。比如他的台词‘我们不是靠拳头赢得这个世界,而是靠尊严’。真正拍出好电影,要热爱电影,而不是热爱名利。”

  联想集团的董事长柳传志也夸赞《绿皮书》是好电影,值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希望多拍、多演、多看这样的电影,世界会更美好”。

  索亚斌教授认为,大家之所以喜欢《绿皮书》,正是因为片中的善意和温暖,是剧本的优秀,看似平淡无奇缺少强烈的戏剧冲突,却又处处蕴含着深意和危险,这样的处理在他看来是导演的有意为之:“我在第一遍看这部电影时,心里总是惴惴的,特别怕这两人遇到棘手的事,我想大家跟我的心情是一样的,导演可能也知道大家的心思,所以要反其道而行,我们设想的剧烈冲突、矛盾的爆发在里面都没有出现。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 ,种族歧视严重,尤其又是去南方,换作别的电影可能会是一种惨烈凌厉的呈现方式,但是《绿皮书》的整体基调却是平和,主人公一路上遇到的所有障碍都被顺利化解掉。”

  索亚斌猜想导演就是故意要创造这种影影绰绰的感觉,貌似平和的表面却是内藏汹涌:“你可以从影片中看到种族歧视的尖锐冲突无处不在,表面上我们更多感觉到的是温暖、喜剧、友情,但是潜在的意识中,你却可以感受到那种剑拔弩张的危险,上厕所、去餐厅吃饭、开车在路上等这些小细节,都有可能让这个黑人音乐家陷入困境,引发可怕的后果,他的生活毫无安全感可言。”

  所以,索亚斌教授认为,一些人不喜欢该片的过于“甜腻”,却也正是大多数观众喜欢这部电影的主要原因。电影虽然表面呈现的是温暖阳光 ,把骨子里由于种族偏见而造成根深蒂固的敌意和误解,用相对和缓而喜剧的方式表达出来,至于那种敌意和误解有多可怕,每个人都可以自由想象,电影留有大量的想象空间,让观众去细细品味。

  《绿皮书》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索教授认为是实至名归,看着波澜不惊的情节却是处处呼应,以四两拨千斤的轻松方式,呈现沉重压抑的种族歧视,足见编剧的高明。

1
3